核能产业能够防止融毁吗?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3-05 21:14

  姗姗来迟的新一代核反应堆终于粉墨登场了,不过可能来得太晚了。

文 | 亨利·崔克斯(Henry Tricks)

《经济学人》能源编辑

好消息是,在耗时数十载、超支数十亿美元、经历了财务危机和悬而未决的法律诉讼之后,“昭示核能技术新纪元”的两类核反应堆终于鬼使神差般在2018年走上了正轨。但坏消息是,整个产业的核能梦已经日薄西山,新一代核反应堆恐怕已经无济于事。

在中国东部的三门市,首座AP1000核反应堆预计在2018年实现满功率运行。这将多多少少驱散自2017年AP1000制造商西屋电气公司(东芝公司的子公司)在美国申请破产以来笼罩着核能产业的愁云。

  

在广东省台山市,由阿海珐公司(一个几近破产的法国制造商)生产的两座欧洲压水反应堆(EPR)也有可能分别于2017年底和2018年初投入运行。如果一切顺利,芬兰的奥尔基洛托3号EPR核电站将于2018年底并网,届时将成为西欧自2002年以来建成的首座核电站。

上述两项技术都试图通过防止核心融毁和核弹轰炸开启更安全核能的新纪元。其构想源自1986年切尔诺贝利灾难发生后,两项技术试图用级联法确保安全性能,2001年美国世贸中心袭击事件后加强了防御恐怖袭击的功能,日本福岛核灾难后又进一步加固。上述事件不可避免会造成延误。

  

除此之外,无论是AP1000还是EPR都受到了不可控内部问题的困扰,比如核反应堆过度设计,供应链遭遇屡屡中断。另外法律纠纷也拖慢了其步伐。由于超支问题,奥尔基洛托3号核电站的持有方芬兰电力公司TVO和建造方阿海珐公司以及德国工程集团西门子公司之间的官司旷日持久。TVO公司称,这会导致“财务、技术和人力资源”不到位,影响项目竣工。

如果上述核电站成功投入运行,更多核电站会接踵建设。尽管西屋电气公司面临财务危机,但美国佐治亚州的两座AP1000核反应堆仍在建设当中,这将是美国自1979年宾夕法尼亚州三里岛核事故发生以来建成的首批核电站。另外两个欧洲的核电项目,法国弗拉芒维尔核电站和英国欣克利角C核电站也在等待奥尔基洛托传来喜讯,来向金融家们证实这一技术的可行性。

假如核能真的有未来,最有可能发生在中国。除了建设AP1000和EPR式核反应堆,中国还在自主研制将两种技术相融合。在目前在建的50座核反应堆中,中国占到了20个。

话虽如此,未来并网的核能发电量和投入量产的可再生能源发电量比起来仍然相形见绌。根据《2017年世界核工业现状报告》,中国的太阳光伏产能在2018年初将可以和核能相匹敌,到2022年会翻番达到其两倍。

纵观全球,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成本的降低正在削弱人们对核能的兴趣。政治方面也力有不逮,法国、韩国等核能重国的主政者逐渐丧失了对原子能的兴趣。不过在美国,特朗普政府仍希望给核能和煤炭能源一丝喘息的机会。

核能业界声称,核电站对于产出零排放基荷电力,支持间歇式可再生能源,减缓全球变暖而言至关重要。然而,无论核电站在安全性上有多大改进,如果不能放开建造商的手脚大力建设,核能产业将一步步慢慢走向“融毁”。

(翻译:付文慧,审译:康娟)

  ©2017 经济学人报业有限公司。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责编 | 苏月yuesu@caijing.com.cn

  ?本文为《财经》杂志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如需转载,请在文末留言申请并获取授权。?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